旁的两名冰河谷长老听得此话皆是一怔旋即有些

分享到:
 嘭!
    惊天炸声响起,澎湃的狂暴火浪,也是在这一刻自天际席卷而开,火浪滚滚散开,炽热的温度,直接是令得因为那笼罩天地的寒气而变得冰冷的城市,迅速温暖起来-』
    满城无数道目光,望着天空上那席卷而开的火浪,眼中皆是震撼之色,短短不到五分
 
钟的时间,萧炎却是完成了一次完美的逆袭,彻底的将场中那节节败退的局面给逆转而回!
    凭借着本身二星斗宗的实力,却是将达到八星斗宗实力的鹜护法击溃,这等事情,在众人眼中看来,几乎是极为不可思议,斗宗之间,每一星之间的差距都是异常之大,想要
 
越级对敌,那可不是寻常人能够办到的事,而如今出现在面前的这一幕,却是合得不少人头皮发麻,迳家伙。“也太变态了。
    天蛇等人也是在那扩散而来的火浪下,迟速退开了一些距离,望着那火浪扩散之地,脸色也是略微有些变化,萧炎突然间爆发而出的恐怖战
 
斗力,即便是连他,都是有种心惊的感觉,先前那一连套高级斗技,破坏力,实在是太强。
    天蛇偏过头,目光与几名冰河谷长老对视一眼,眼中皆是闪过许些杀意,此子年纪轻轻便是有这等成就,若是放任他成长的话,日后必然持会成为冰河谷的心腹大敌,所以,
 
绝对不能留!
    在城市之中的叶家内,那一干叶家族人望着天空上那激烈至极的战斗,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特别是叶重,眼中更是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他也未曾想到,这外表看起来平平淡淡的青年,一旦爆发,居然是如此的恐怖。“难怪欣蓝会那般肯定
 
他能够救我叶家。“此子,果然非常人!”
    天空之上扩散而开的火浪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终于是徐徐消散,逐渐的露出其中的景象。
    首先印入众人视线之中的,是那一身整洁衣衫的青年,先前的那番惊天爆炸,似乎并没有令得他有半点的损伤,气息依旧悠
 
长磅礴,令人感到惊骇。
    而在其对面不远处,一道黑影悬浮而立,显然便是那遭受火莲重击的鹜护法,只不过此刻的他,周身那弥漫的黑雾,此刻依旧尽数消散殆尽,而失去了黑雾的遮掩,鹜护法那略微有些虚幻的身体,也是暴露在了无数道目光之下,引起一道道
 
惊呼之声。“居然是灵魂体?”“这魂殿果鼓诡异,连殿内护法都是灵魂体,难道他们四处收集灵魂,便是因为这个缘故?”
    听得下方那传来的众多窃窃私语声,鹜护法的眼神也是略微阴沉,萧炎先前的那一次火莲爆炸,毁去了他最强的防护,而且同时还令得他出
 
现了不轻的伤势,那碧绿火焰,似乎有着灼烧灵魂的效果,令得他浑身都是弥漫着剧痛。
    眼神急速闪烁,鹜护法日光极为不甘的死盯着萧炎,但心头对于先前萧炎所爆发的恐怖战斗力,却是感到极为的骇然,想当年他初见萧炎时,后者不过是一个连斗室都还不是的
 
小辈而已,即便是借助了药尘的灵魂之力,也不过堪堪达到斗宗层次,在他眼中,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蝼蚁货色,然而如今,他眼中曾经的蝼蚁,却是将他彻彻底底的击溃,若非他在关键时刻将体内魂气彻底爆发,恐怕他当场就得葬生在那火莲之下!
    这小子能够两
 
次闯进殿内,果然是有些本事…”鹜护法咬了咬牙,今日之事,算是他错判了,他根本就未曾想过,当年的那个蝼蚁,在经过短短几年的修炼,居然能够成长到这种连他都是感到难以置信的地步。“看来得传回消息,让魂殿多派一些护法来了。“”
    鹜护法心中刚刚
 
掠过这念头,心头便是猛的一紧,脚掌踏着虚空急忙后退!
    就在其身形暴退间,诡异身影直接走出觋在他先前所处之地「被碧绿火焰包裹的拳头,狠狠的轰在虚空之上,一拳落下,连空间都是泛起一道道波纹。
    “失去了那些黑雾,你们这些魂殿强者就犹如失去
 
了爪牙的老虎般,毫无威胁…”一拳落空,萧炎脸庞上却是浮现一抹冷笑,身形一颤,诡异消失。
    见到萧炎身影再度消失,鹜护法心头也是泛起一股寒意,这小子速度太恐怖了,若是先前巅峰状态,他尚还能不惧,但如今经过那火莲的冲击,他的灵魂也是大受创伤
 
,已经再跟不上萧炎的速度…
    脚掌踏在虚空之上,鹜护法身形化为一道黑影闪电暴退,然而某一挛,倒退的身形陡然僵硬而下,满脸惊骇的急忙转身,手掌上黑雾滴动,旋即无数黑影带着凄厉惨叫声从黑雾中涌出,然后嘭嘭嘭陡然爆炸开来!
    爆炸形成一囹凶悍
 
的冲击波,四散而开,然而在其扩散至虚无空间某一处时,燃烧着碧绿火焰的拳头,却是狠狠轰出,将那冲击波震得溃散而退,旋即闪电般的穿过爆炸余波,重重的砸在鹜护法骆口之上。“砰!
    一拳狠狠击中,鹜护法嘴中顿时爆发出一声惨叫,虚幻的身体迅速波荡
 
而起,脸色变得煞白,萧炎这一拳,若是没有那灵魂爆炸的氽波阻碍,恐怕直接就能够将鹜护法这条命给收了。鹜护法借助着这股推力,身体闪电般的倒飞而出,一声有些惊慌的尖叫声,终于是再也忍不住的吼出:“天蛇长老,助我一力!”
    吼声刚刚落下,萧炎鬼
 
魅身影再度浮现起面前,脸庞上勾起一抹狞笑,一拳狠狠对着其脑袋怒轰而下!这一拳若是击中,鹜护法必定当场魂飞魄散!“冬!”
    一拳挥出,然而就在即将轰中鹜护法脑袋时,一道苍老身影却是闪电般的浮现,干枯的手掌一把借助萧炎的拳头,两股可怕的力道
 
,在那接触之点爆发而出,化为气浪,扩散而开!
    “守,轻人,何必杀气那么重?”
    天蛇拄着蛇杖,手掌紧紧的抓住萧炎拳头,缓缓的道。“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么?”见到天蛇出手,萧炎脸庞也是逐渐阴沉,冷笑一声,一脚飞踹而出,凌厉的尖锐劲气,在脚尖
 
凝聚成刀锋,遁着阴冷寒意。“砰!”
    天蛇面沉如水,手中蛇杖诡异一斜,便是将萧炎这一脚给抵御而下,旋即身形迅速退后几步,顺手将身后的鹜护法给带走。
    “天蛇长老,帮我将这小子擒住,我魂殿必定会给予重谢!若是你觉得麻烦,把他拖延住也行,我
 
已发出了讯号,相信不久后便是会有着魂殿强者前来支援,到时候,这小子定然插翅难逃!”
    鹜护法目光怨毒的盯着萧炎,语气森然的道,事到如今,他也算是明白,以他一人之力,根本就不可能将萧炎擒获,甚至单人出战的话,说不定还会葬生在萧炎手中,先前
 
的几次,他都是险象环生,若非运气之故,怕早就惨死当场了。
    对于鹜护法的话,天蛇也是含笑点了点头,对于魂殿这等强悍势力,若是能够结交,好处不小,加上如今他本就对萧炎心怀杀意,自然是不会拒绝鹜护法的请求。“鹜护法放心,此人交给我冰河谷便好
 
。“”
    天蛇轻声一笑,然后阴森的目光转向萧炎,手掌轻轻一挥,道:“冰玄,冰华,这小子颇为古怪,你二人随我出手,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小子擒拿。“”一旁的两名冰河谷长老听得此话,皆是一怔,旋即有些迟疑的道:“蛇老,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我们三人
 
出手对付一位小辈,是不是有些不妥?”“小辈?”闻言,天蛇却是冷冷一笑,看向二人,道:“即便是你二人联手对付这小子,怕也是凶多吉少,你还敢称他为小辈?”
    冰玄,冰华一愣,旋即有些尴尬,他二人的实力,刚刚达到七星斗宗层次,比起鹜护法来都是
 
要弱少不上,而先前鹜护法的凄惨结局,他们已经看见了,若非天蛇出手的话,恐怕已经葬生在了萧炎手中,所以对于天蛇此话,他们倒是拿不出什么话来反驳,毕竟事实便是如此”
    彼此对视了一眼,冰玄二人也是咬牙点了点头,旋即身形一动,与天蛇成三角之状
 
,将萧炎包围而进,凌厉的气息,徐徐弥漫,将萧炎锁定一一一
    望着天空上的这一幕,那叶城之内顿时传出许些哗然之声,这冰河谷居然要出动三名长老,联手对付砰-陌生的年轻人了?“外人的质疑,只是虚言,真正的名望,只会在生存者手中「在乎那些虚名者,
 
迟早自讨灭亡。“”天蛇理都不理下方的那些哗然声,目光淡淡的注视着萧炎,缓缓的道。“使用了天火三玄变之后的你,的确很强,但却并不能转变你今日的结局。“若是束手就擒,尚还能少吃几分苦头。“”
    对于天蛇此话,萧炎却是嗤之以鼻,目光扫过周遭,
 
脸色也是徐徐的变得凝重,两名七星斗宗,一名斗宗巅峰,这等阵容,要擒杀他,真的不难,不过,这也是在萧炎没有其他底牌的前提之下,但可惜。''
    脸色,逐渐平静,萧炎双手轻合,然后迅速结出一道道奇异印结,而随着其印结的变幻,其周身的温
 
度,骤然升高!“五轮离火法!”
    五轮离火法,天火尊者的绝学,自从修行之后,萧炎从未彻底的将之施展而开,因此对于这天火尊者口中号称几乎能与天阶斗技相媲美的斗技的威力,他同样是也是知之不深,但今日,在这等险境之下,却是得在萧炎手中,彻彻底
 
底的爆发出来!

欢迎转载手机彩票软件哪个最好_手机彩票app哪个好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手机彩票软件哪个最好_手机彩票app哪个好 » 旁的两名冰河谷长老听得此话皆是一怔旋即有些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