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将萧炎挡于身后浩瀚斗气自体内暴涌而出

分享到:
 
    天地间的寒气,在那扭曲空间之中的白袍人影徐徐站起时,猛然达至溘峰,一片片的雪花从天际飘落而下,短短片刻时间,便是令得整个叶城处于了雪海之中,远远看去,银装素裹,分外妖娆与冰冷。
    萧炎三人那前冲的身形,也是在此时凝固而下,旋即一股危
 
险之感自心头油然而生,身形一动,便是闪电般的暴退.
    在三人身形暴退间,那扭曲的空间内,突然响起咔嚓咔嚓的声响,旋即一片淡黑色的冰梯,徐徐的自其中蔓延而出,而那道白袍身影,则是沿着这黑色冰梯,缓步而出。
    在这道白袍身影现身之时,无数道导
 
光利马便是投射了过去。
    这突然出现之人,一身白袍,身体欣长,其面目看上去相当年轻,眉宇间透着许些漠然,但即便如此,也是难以掩盖其容貌之中的那份英俊,只不过这份英俊中,似乎却是连着许些阴柔气质。
    另外,在这位神秘白袍人眉心处,有着一片
 
漆黑色的雪花图纹,人的日光望上去,似乎连人的灵魂都是要冰冻而下般,显得分外诡异。
    白袍男子双手负于身后,就这般站于郧黑色冰梯之上,天际飘落而下的雪花,在其周身呼啸旋转,看似脆!j的雪花,在此刻,却是拥有着极为恐怖的破坏力。
    “这是…冰
 
河谷谷主冰河?”
    “夭啊,这老妖居然亲自来了…为了一个厄难毒体,居然兴师动众到这一步,也太恐怖了吧?”
    叶城之中,也不乏见识过人之辈,因此当一些人在见到天空上那负手而立的白袍男子之后,一道道惊骇的失声,顿时响彻了起来。
    叶家之内,
 
所有的叶家族人也是在此刻呆滞了下来,那欣蓝更是脸颊煞白,身体都是忍不住的有些摇晃,冰河谷谷主,这等强者,威名在这中域上,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等强者,平常极难瞧见,但没想到,今日为了萧炎等人,返位传说中的大人物,居然也是亲自出动了,
  
 
  “见过谷主!”
    天空上,夭霜子见到这突然现身的白袍男子,脸庞上也是涌现一抹喜意,连忙恭声道。
    “天蛇呢?”
    白袍男子目光缓缓的扫过四周,突然出声道。
    闻言,天霭子脸庞上顿时有些尴尬,指了指叶城中某处的巨坑,那里面,正躺着昏迷重伤
 
的夭蛇。
    目光顺着夭霜子手指指出望了望,片刻后,白袍男子徼徼点了点头,那围绕在其周身的雪花,旋转度也是陡然加快了一些…
    “嘿嘿,没想到连冰谷主都是亲自出动了…”
    一旁的青海也是对着白袍男子抱了抱拳,虽说他也是斗尊强者,但他清楚,他
 
与这位冰河谷的谷主之间的差距,可是相当之巨大,斗尊阶别之中,星级之间的差距远非寻常人能够预料,那简直就是一种极为森然的等级制度,若非一些特殊手段,斗尊阶别,想要越级挑战,可是相当困难之事,更何况,这冰河谷谷主在中州的成名时间,可是比他早
 
上了太多。
    对于青海的抱拳,白袍男子只是略一点头,而对于此,那青海也没有什么怒的迹象,只是不在意的笑了笑。
    “冰谷主,那名为萧炎之人,是殿主亲自点名所要,还望谷主在将他们擒获后,给我魂殿一分薄面,将他交予我。
    听得青海这话,那冰尊
 
者眼中反而是掠过一抹奇异光芒,目光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番萧炎,此人居然能够让魂馊那人亲自点名?
    眼中光芒略微闪烁,片刻后,冰尊者倒是收起了想要持之一同抓走的念头,魂殿那人他当年见过,的确很恐怖,还是没必要因为一个小子为其结下瓜葛,那样太
 
不值了点,对于魂殿这个神秘的庞然大物,即便是他,也是有些忌惮。
    “我只要厄难毒休…”
    冰尊者的目光缓缓移动,然后停在了小区仙身上,双眼在此刻迸射出许些极为罕见的炽热之色。
    在冰尊者出现之时,萧炎三人便是紧紧的靠在了一起,目光凝重的
 
望着前者。
    “这家伙实力好恐怖,想怕不会比焚炎谷的唐震弱,若是交手的话,说不定连现在的小医仙都不会是他的对手…”萧炎眼芒急闪烁,这般局面,可绝对是一个险境,若是一个弄不好,今日这叶城,还真会成为他萧炎的绝地。
    “我体内斗气已经恢复了
 
一些,若真到了最后关头,即便是强行施展,也只能催动最后的毁天火莲了,不然的话…此次怕是在劫难逃!”
    萧炎目光急闪烁,心中不断的闪动着种种逃生念头。
    “萧炎,待会我拦住他们,你与曜老先生找机会走…”
    在萧炎心思急转间,一只略显冰凉的玉
 
手轻轻的抓住他,低低的耳语声,传了齿来。
    萧炎眉头徼皱,看来小区仙也是感觉到了这冰尊者的难以对付。
    “恐怕要是的话,并不容易啊,他们那边,可是有着三位斗尊,更何况还有那看不透的冰尊者……天火尊者轻叹了一声,终于是察觉到局面略严峻。
    
 
“你随我走,我不会伤你,,#39;”冰尊者似乎并未听见萧炎等人之间的话语般,目光只是泛着火热的盯着小医仙,声音,也是变得异常的柔和。
    “做梦!”
    小医仙脸颊冰冷,玉手之上,灰色气流缭绕而上,隐隐间,有着淡淡的死亡气息弥漫而出,这是厄难毒气
 
,只不过如今的厄难毒气,已经成为了小医仙手中最尖利的矛!
    厄难毒气涌现,瞬间便是凝聚成毒箭,咻一声,面前空间扭曲,直掊是消失不见,而那冰尊者面前的空间,则是一阵扭曲,毒箭暴掠而出,直射其眉心!
    望着那暴掠而来妁毒箭,冰尊者却是一笑,脑
 
袋微微后仰,哺中一吸,一股吸力桌涌而出,居然是生生的将那厄难毒气吸进体内!
    随着那厄难毒气入体,冰尊者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灰气,片刻后灰气消散,而其眼中的异样光芒,却是越来越浓…
    “这便是最为纯正的厄难毒气么…”
    深吸了一口气,冰尊者
 
一脸的舒坦,旋即有些惆怅,叹道:“越是这样,我越是想要得到你,得到你后,我的厄难毒体,或许也持会变成最为完美的体质…”
    听得此话,萧炎三人脸色皆是猛的一变,震惊的望着那冰尊者,他居然也是厄难毒体?
    “厄难毒体分先天与后天,我的厄难毒
 
体,是后天所致,不过无碍,只要我能够得到她的厄难毒休,那么便是能够弥补这一缺陷,”冰尊者轻轻的舔了舔嘴唇,阴柔的声音,却是只在萧炎三人耳边徘徊。
    “原来是后天厄难毒体”萧炎心中略松了一口气,他也听说过厄难毒体能够人为制造,但却极为困难
 
,而且也是得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即便最后成功,说不定也只是一具废物体质,与小医仙的先天厄难毒体比起来,差了不知道多少筹。
    “难怪冰河谷足足追寻厄难毒体,原来是因为这个缘故啊”
    说完这些话,那冰尊者手指揉了揉眉心处的那黑色雪花,然后轻
 
笑道:“太兴奋了,竟然将这些都是告诉了你们…”
    笑声落下,冰尊者眉心处的黑色雪花微微闪动,那呼啸在其周身的雪花颜色瞬间诡异的化为黑色,然后其手指轻点萧炎一行人…
    “嗤!”
    随着其手指的点下,那呼啸的黑色雪花顿时席卷而出,然后铺天盖地
 
的对着萧炎三人暴射而去!
    见到冰尊者动攻击,小医仙与天火尊者脸色皆是微变,两人将萧炎挡于身后,浩瀚斗气自体内暴涌而出,在面前形成滔天斗气之墙!
    嗤嗤嗤!
    无数的黑色雪花犹如暗器般的射将在那庞大的斗气之墙上,深深嵌入其内,然后一股诡异的
 
黑色,迅蔓延而开,转眼间,便是弥漫了那斗气之墙.
    嘭!
    随着黑色的蔓延,斗气之墙直接崩塌而去,而两股诡异黑色,则是化为两条狰狞黑龙,带着咆哮之声,对着小医仙与天火尊者追杀而去。
    见状,小医仙与天火尊者身形急退,两股浩瀚斗气匹练,自掌
 
心中暴涌而出,与那两条黑龙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嘭!”
    两者撞击,空间裂缝犹如蜘蛛网般的蔓延而开!
    哼!
    这般凶悍交锋,小医仙与天火尊者身休一颢,喉咙间传出一道闫吁,旋即脚掌蹬蹬的踏着虚空恿退了将近百米!
    以一敌二,反而是占据绝对
 
上风,这冰尊者,居然恐怖如斯!
    一招击溃小医仙二人,冰尊者淡淡一笑,目光瞥了一眼萧炎随手一挥,那散去的黑龙再度凝聚,直接是对着萧炎咆哮着扑了过去!
    见到那扑杀而来的黑龙,萧炎双眼也是逐渐血红,体内异火早就有所准备的交勖,一朵略微有些虚
 
幻的火莲,缓缓的在其掌心中浮现,
    黑龙咆哮而来,带起无尽腥风,也是在萧炎眼瞳之中,迅放大!
    伴随着黑龙的原来越近,萧炎手掌上的火莲也是逐渐凝实,但却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
    黑龙,终于是在无数道惊骇目光中,凶猛而来,然而就在萧炎手中火
 
莲也即将彻底浮现那一霎,其面前空间陡然扭曲而起,两道苍老身影诡异浮现,袖袍挥动,将那条黑龙,生生

欢迎转载手机彩票软件哪个最好_手机彩票app哪个好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手机彩票软件哪个最好_手机彩票app哪个好 » 两人将萧炎挡于身后浩瀚斗气自体内暴涌而出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